13 首歌曲・43 分鐘

編輯評語

Mahalia Burkmar 一系列揭露內心世界的 Soul-Pop 作品,已為她獲得全英音樂獎提名,也讓她成為眾人眼中無可救藥的浪漫主義者,而她也為此自豪。她告訴 Apple Music:「我在接受訪談時很常被問到這個問題:『妳會寫些和愛情無關的歌嗎?』而且都是男生問的。這種看法讓我很不解,我是個 21 歲的女孩,愛情就是我現在最在乎的事!除了音樂和工作之外,我想的就只有約會、戀愛和分手。」她的首張專輯《Love and Compromise》圍繞著各種故事,例如追求已有對象的男人、向媽媽學習愛情課題等。「這是我如何在愛情關係中迂迴前行的簡短紀事。」現在,就讓這位創作歌手為我們逐曲介紹自己的首張專輯。

〈Hide Out〉
「這張專輯取名為《Love and Compromise》的原因,是因為小時候我媽給我看過一段美國歌手 Eartha Kitt 的訪談影片,她在影片中被問到這個問題:『在感情關係裡你是個會妥協的人嗎?』她笑著回答:『我何必為了一個男人犧牲自己?』所以我想在這裡引用這段曾讓我相當推崇的影片。她要說的其實是妥協不僅是犧牲自己,有時是犧牲一些小事。她那段兩分鐘的訪談,至今仍讓我深有共鳴。」

〈I Wish I Missed My Ex〉
「我們在寫這首歌時,就知道會是首很酷的歌。儘管這首歌讓人琅琅上口,但我們沒想到會獲得如此廣大的迴響。現在演出時,我都會用這首歌結尾。女孩們聽到這首歌時都會又叫又跳、搖著彼此肩膀,真的很有趣。藝人都希望有人對自己說:『你超棒。』但真的聽到這句話時,卻又不這麼認為。有些藝人會這麼想,我則是很忌妒這種想法,因為我等了很久才獲得業界肯定。」

〈Simmer〉(feat. Burna Boy)
「我想找 Burna Boy 一起做這首歌,但要以 Mahalia 的身分用私訊聯絡他真的不容易,我試了兩次都沒有回音,就請經紀人幫忙了。成為簽約藝人的好處之一,就是我可以說:『我真的很想這麼做,怎樣才能辦到呢?』能獲得後援真的是很幸運的事。Burna Boy 四處巡演工作,所以我得想方設法和他碰面,這大概是我做過最困難的事了。但我得說他真的超棒,我從未碰過比他更認真勤奮的人。我們一起拍了 MV,也因此終於能夠碰到面,真的太棒了。」

〈Good Company〉
「慢調即興並非我擅長的創作風格。我絕對不寫自己的房事,但在這首歌裡,我想讓女孩們知道『我想要你過來陪我』這種想法沒什麼大不了。小時候我曾在操場上聽過其他女生的故事,和她們比起來,我比較晚才開始發展兩性關係。我想對女孩們說,愛上某個人不代表妳必須得多付出些什麼。如果妳想這麼做,那當然也沒問題。這首歌想教女孩們照自己的步調來。我在這首歌的結尾唱著:『今晚請留下,躺在我身邊。』我常常掛在嘴邊的一個概念就是你可以盡情做自己想做的事。我在這首歌裡唱著:『你認為愛情就是肢體碰觸。』這首歌講的是愛情和愛一個人到底是什麼樣子。以我來說,男友幫我放洗澡水和煮晚餐時,最能讓我感受到愛意。」

〈What Am I?〉
「這首歌是我某天和現任男友對談時寫下的。他當時人在英國,但我得待在美國八週。我們剛認識不久,他還沒完全敞開心房。我跟製作人決定在 Airbnb 的住處創作:我就躺在沙發上,穿著睡衣,用抱枕蓋住我的臉。製作人 Felix 跟我說話時我的情緒潰堤,『我對自己的感情是這麼坦誠,但某人並非如此,我不知該如何是好』。我在寫這首歌時,想的是:『你是否在想著我?你是否有夢到我?』這首歌就是我的疑惑:『你能告訴我,對你來說我到底是什麼嗎?』」

〈Regular People〉
「我花了很長一段時間在思考該如何讓這首歌成形。我想找 10 位藝人合作,但最後無法盡如人意。這首歌真的很難處理。我邀請了自己很喜歡的歌手 Hamzaa,這首歌最後一共找來兩位不同國家、風格截然不同的藝人 (另一位是美國歌手 Lucky Daye) 跨刀合作。」

〈Karma〉
「這首歌的靈感來自我從小到大聽的音樂,那些優美的爵士慢調即興歌曲,好比 Ella Fitzgerald、Billie Holiday 這些爵士女歌手,還有我爸媽在家裡放的那些舊唱片。這首歌裡的薩克斯風是我的好友演奏的,我們一起長大,能有這層連結真的很棒。我在這首歌裡唱著:『我知道我得不到你,但我還是要追你。』這是我在專輯中比較厚臉皮的一面,我其實不是這種女生,所以我覺得寫出這樣的歌很有趣。」

〈He’s Mine〉
「我用這首歌向 R&B 歌手 Brandy 和 Monica 致敬。這是專輯中流行風格最強烈的歌曲,所以一開始我對此相當煩惱。但製作這張專輯後我學到一點,就是無須害怕類型的界線。以前我很擔心自己被貼上 R&B 歌手的標籤,也害怕如果自己推出其他風格的作品,大家就會說:『你做的東西是在出賣自己。』但我在這張專輯的創作過程中,發現自己可以朝各種不同的方向嘗試。」

〈What You Did〉
「我們寫了這首歌,然後在專輯宣告完成前的最後一刻,我在週五晚上收到 Ella Mai 傳來的訊息,她問我:『專輯完成了嗎?』她說:『我真想參與妳的專輯。』,她這麼說讓我覺得很有趣。從來沒有人……我從沒想過會有藝人傳訊息給我,說自己想參與我的作品。」

〈Do Not Disturb〉
「我在這首歌裡想說的是,我需要空間做自己的事情。我曾對某人說過『我不相信你。我覺得你的心不在我身上,所以請你讓我一個人靜一靜。』我都用音樂來分手。有幾次我跟對方起了爭執,我就寫歌寄給他們,也不多說什麼。我不擅長在爭論時清楚表達自己的想法,所以我靠寫歌抒發。至於這首歌,我寫好後甚至沒有寄給對方就發表了。我們再也沒說過話。」

〈Richie〉
「『聰明的傻瓜』指的是知道自己在做些什麼,卻走向自我毀滅的人。〈Richie〉講的是一些和我很親密,但沉迷於賭博等成癮行為的人。我的親友裡有人會賭博,我也因此發現這對人的影響有多大。我見過許多朋友大起大落,覺得 Richie 可以成為這種人物的代表。在我認識的人裡面,有賭博或其他成癮行為的人,絕大部分都是最聰明的人。」

〈Consistency〉
「這是專輯裡我最愛的歌,它和其他歌曲完全不同。這首歌和我的媽媽有關。寫歌時我想著自己是怎麼去愛一個人,還有我怎麼妥協。小時候在萊斯特,有個叫做『Nappy Nights』的未成年俱樂部之夜,所有女生都會盛裝打扮,是件很重要的大事。我們第一次喝 Panda Pop (英國汽水品牌)、和男生跳舞都是在這個場合上。有天我終於鼓起勇氣問我媽『我今晚也想去。』當時她對我說:『如果妳能夠在人群中跳舞而不看我,那妳就可以去。』她的意思是我必須有自信,能在周遭全是陌生人的地方自己跳舞才能去狂歡。這就是種妥協,讓我說出『我做得到。』」

“Square 1”
「這就像是你跟某人繞著房子走了一圈,然後在走回來時想著:『我是怎麼回到這裡的?』這也是我拿這首歌為專輯做結的原因。這張專輯講的是一段感情,以及這個故事如何展開。我應付了事,最後生氣地結束這段關係,但也覺得:『酷,那就這樣吧。』這是一段旅程。」

編輯評語

Mahalia Burkmar 一系列揭露內心世界的 Soul-Pop 作品,已為她獲得全英音樂獎提名,也讓她成為眾人眼中無可救藥的浪漫主義者,而她也為此自豪。她告訴 Apple Music:「我在接受訪談時很常被問到這個問題:『妳會寫些和愛情無關的歌嗎?』而且都是男生問的。這種看法讓我很不解,我是個 21 歲的女孩,愛情就是我現在最在乎的事!除了音樂和工作之外,我想的就只有約會、戀愛和分手。」她的首張專輯《Love and Compromise》圍繞著各種故事,例如追求已有對象的男人、向媽媽學習愛情課題等。「這是我如何在愛情關係中迂迴前行的簡短紀事。」現在,就讓這位創作歌手為我們逐曲介紹自己的首張專輯。

〈Hide Out〉
「這張專輯取名為《Love and Compromise》的原因,是因為小時候我媽給我看過一段美國歌手 Eartha Kitt 的訪談影片,她在影片中被問到這個問題:『在感情關係裡你是個會妥協的人嗎?』她笑著回答:『我何必為了一個男人犧牲自己?』所以我想在這裡引用這段曾讓我相當推崇的影片。她要說的其實是妥協不僅是犧牲自己,有時是犧牲一些小事。她那段兩分鐘的訪談,至今仍讓我深有共鳴。」

〈I Wish I Missed My Ex〉
「我們在寫這首歌時,就知道會是首很酷的歌。儘管這首歌讓人琅琅上口,但我們沒想到會獲得如此廣大的迴響。現在演出時,我都會用這首歌結尾。女孩們聽到這首歌時都會又叫又跳、搖著彼此肩膀,真的很有趣。藝人都希望有人對自己說:『你超棒。』但真的聽到這句話時,卻又不這麼認為。有些藝人會這麼想,我則是很忌妒這種想法,因為我等了很久才獲得業界肯定。」

〈Simmer〉(feat. Burna Boy)
「我想找 Burna Boy 一起做這首歌,但要以 Mahalia 的身分用私訊聯絡他真的不容易,我試了兩次都沒有回音,就請經紀人幫忙了。成為簽約藝人的好處之一,就是我可以說:『我真的很想這麼做,怎樣才能辦到呢?』能獲得後援真的是很幸運的事。Burna Boy 四處巡演工作,所以我得想方設法和他碰面,這大概是我做過最困難的事了。但我得說他真的超棒,我從未碰過比他更認真勤奮的人。我們一起拍了 MV,也因此終於能夠碰到面,真的太棒了。」

〈Good Company〉
「慢調即興並非我擅長的創作風格。我絕對不寫自己的房事,但在這首歌裡,我想讓女孩們知道『我想要你過來陪我』這種想法沒什麼大不了。小時候我曾在操場上聽過其他女生的故事,和她們比起來,我比較晚才開始發展兩性關係。我想對女孩們說,愛上某個人不代表妳必須得多付出些什麼。如果妳想這麼做,那當然也沒問題。這首歌想教女孩們照自己的步調來。我在這首歌的結尾唱著:『今晚請留下,躺在我身邊。』我常常掛在嘴邊的一個概念就是你可以盡情做自己想做的事。我在這首歌裡唱著:『你認為愛情就是肢體碰觸。』這首歌講的是愛情和愛一個人到底是什麼樣子。以我來說,男友幫我放洗澡水和煮晚餐時,最能讓我感受到愛意。」

〈What Am I?〉
「這首歌是我某天和現任男友對談時寫下的。他當時人在英國,但我得待在美國八週。我們剛認識不久,他還沒完全敞開心房。我跟製作人決定在 Airbnb 的住處創作:我就躺在沙發上,穿著睡衣,用抱枕蓋住我的臉。製作人 Felix 跟我說話時我的情緒潰堤,『我對自己的感情是這麼坦誠,但某人並非如此,我不知該如何是好』。我在寫這首歌時,想的是:『你是否在想著我?你是否有夢到我?』這首歌就是我的疑惑:『你能告訴我,對你來說我到底是什麼嗎?』」

〈Regular People〉
「我花了很長一段時間在思考該如何讓這首歌成形。我想找 10 位藝人合作,但最後無法盡如人意。這首歌真的很難處理。我邀請了自己很喜歡的歌手 Hamzaa,這首歌最後一共找來兩位不同國家、風格截然不同的藝人 (另一位是美國歌手 Lucky Daye) 跨刀合作。」

〈Karma〉
「這首歌的靈感來自我從小到大聽的音樂,那些優美的爵士慢調即興歌曲,好比 Ella Fitzgerald、Billie Holiday 這些爵士女歌手,還有我爸媽在家裡放的那些舊唱片。這首歌裡的薩克斯風是我的好友演奏的,我們一起長大,能有這層連結真的很棒。我在這首歌裡唱著:『我知道我得不到你,但我還是要追你。』這是我在專輯中比較厚臉皮的一面,我其實不是這種女生,所以我覺得寫出這樣的歌很有趣。」

〈He’s Mine〉
「我用這首歌向 R&B 歌手 Brandy 和 Monica 致敬。這是專輯中流行風格最強烈的歌曲,所以一開始我對此相當煩惱。但製作這張專輯後我學到一點,就是無須害怕類型的界線。以前我很擔心自己被貼上 R&B 歌手的標籤,也害怕如果自己推出其他風格的作品,大家就會說:『你做的東西是在出賣自己。』但我在這張專輯的創作過程中,發現自己可以朝各種不同的方向嘗試。」

〈What You Did〉
「我們寫了這首歌,然後在專輯宣告完成前的最後一刻,我在週五晚上收到 Ella Mai 傳來的訊息,她問我:『專輯完成了嗎?』她說:『我真想參與妳的專輯。』,她這麼說讓我覺得很有趣。從來沒有人……我從沒想過會有藝人傳訊息給我,說自己想參與我的作品。」

〈Do Not Disturb〉
「我在這首歌裡想說的是,我需要空間做自己的事情。我曾對某人說過『我不相信你。我覺得你的心不在我身上,所以請你讓我一個人靜一靜。』我都用音樂來分手。有幾次我跟對方起了爭執,我就寫歌寄給他們,也不多說什麼。我不擅長在爭論時清楚表達自己的想法,所以我靠寫歌抒發。至於這首歌,我寫好後甚至沒有寄給對方就發表了。我們再也沒說過話。」

〈Richie〉
「『聰明的傻瓜』指的是知道自己在做些什麼,卻走向自我毀滅的人。〈Richie〉講的是一些和我很親密,但沉迷於賭博等成癮行為的人。我的親友裡有人會賭博,我也因此發現這對人的影響有多大。我見過許多朋友大起大落,覺得 Richie 可以成為這種人物的代表。在我認識的人裡面,有賭博或其他成癮行為的人,絕大部分都是最聰明的人。」

〈Consistency〉
「這是專輯裡我最愛的歌,它和其他歌曲完全不同。這首歌和我的媽媽有關。寫歌時我想著自己是怎麼去愛一個人,還有我怎麼妥協。小時候在萊斯特,有個叫做『Nappy Nights』的未成年俱樂部之夜,所有女生都會盛裝打扮,是件很重要的大事。我們第一次喝 Panda Pop (英國汽水品牌)、和男生跳舞都是在這個場合上。有天我終於鼓起勇氣問我媽『我今晚也想去。』當時她對我說:『如果妳能夠在人群中跳舞而不看我,那妳就可以去。』她的意思是我必須有自信,能在周遭全是陌生人的地方自己跳舞才能去狂歡。這就是種妥協,讓我說出『我做得到。』」

“Square 1”
「這就像是你跟某人繞著房子走了一圈,然後在走回來時想著:『我是怎麼回到這裡的?』這也是我拿這首歌為專輯做結的原因。這張專輯講的是一段感情,以及這個故事如何展開。我應付了事,最後生氣地結束這段關係,但也覺得:『酷,那就這樣吧。』這是一段旅程。」

名稱 時間

更多Mahalia的作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