編輯評語 發跡於台大嘻研,求學時期的就已(Joey Huang)因精工文字、押韻技巧,加上繼承學院派的能量,其名號早已在饒舌樂壇響亮許久。儘管各種花式韻腳踩得刁鑽,但他總能避開饒舌樂常見的逞兇鬥狠,切入更具人味的主題上,展現獨有的文青嘻哈。首張個人專輯《工程名就》的問世,同樣充滿不少老聽眾熟悉的老派浪漫。

過去幾年,確立職涯目標的他重心逐漸轉往了鑽研程式語言。成為軟體工程師後,他心中依舊存有放不下音樂的念想——整張《工程名就》便在他下班時間「像寫程式般」一步步給開發出來了。這張專輯理工感十足,勾勒各式亮眼的 cyber 場景:在〈非同步的愛〉中,就已汲取程式語言「同步(Sync)/ 非同步(Async)」概念,借喻兩人情感關係中無法並行的卡關;〈小黃鴨能不能再讓我 Try 一次〉靈感同樣來自一種運算除錯法,試圖「debug」一段感情中犯下的錯誤。而〈無名小站〉、〈即時通〉等懷舊系列作,更重建了 8、90 年代青年男女們的青春記憶。這位饒舌詩人總擅長在一首首歌中,將這些冷冽的程式語言化為溫暖的純情敘事。

音樂表現上,他也同樣有所突破,諸如三部曲〈工程掠地〉、〈工程名就〉與〈工程身退〉就是一系列他過往從未嘗試過的強勁 EDM。由長期合作的電音製作人 Dusa 操刀,Synthwave 編曲大量烘托出專輯搶眼的電氣氛圍;加上他拿手的文字遊戲,一口氣吐露了他在這些年的職涯歷練中,滿載而歸的喜悅與反思。聽完整張專輯,再回頭思索專輯名《工程名就》四字,也許你就能深入明白他那份融入名字、職業的自信之處。

1
1:50
 
2
3:06
 
3
3:13
 
4
3:52
 
5
3:33
 
6
3:15
 
7
3:21
 
8
2:51
 
9
3:15
 

更多就已的作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