巴蜀文艺复兴:第二章

巴蜀文艺复兴:第二章

如果说施鑫文月的前作《巴蜀文艺复兴:第一章》是回到家门口的鲑鱼洄游,那么《巴蜀文艺复兴:第二章》便是他放下行李、走出家门转悠的都市探索。在前作融合“新”与“旧”、“外来”与“本地”的基础上,施鑫文月放下了对个人经历的回忆与记录,拓宽了探访成都的步伐:他以都市故事讲述者的敞开视角,把深入巷尾公园、驻足广场街坊的见闻化作音符,将箫、葫芦丝等传统民乐器与市民方言原声采样穿插在以 Hip-Hop、合成器、电子音色为主基底的作品中。 专辑开场的《玉林梯队》,从地铁口跳广场舞的嬢嬢们喊的口号开始,导入这个城市最真实鲜活的生活痕迹;《王跑跑,阿里里》中引入成都人熟知的洒水车铃声《兰花草》,街边邂逅的场景历历在目;《Sad Boi, 耙耳朵》则用方言“耙耳朵”调笑四川男人怕老婆的形象,搭配 Tom Misch 式的闲适律动,展现市井小民张罗柴米油盐的肥皂剧日常。可以说,有别于一些为了凸显“中西结合”而强行加入配器和取样的作品,施鑫文月所编排的巴蜀声音实录,是专属于成都人的都市记忆。 《巴蜀文艺复兴:第二章》看似削弱了以往作品中相对突出的亲情描写,但施鑫文月依然非常细腻地将家人偷偷投射在了专辑里:如《王跑跑,阿里里》主人公“来自云南在成都打拼的摩的司机王跑跑”的人设便源自父亲的云南背景,《回答》中参与回答“爱是什么”的受访者,也包括了舅舅、舅妈、外公等家人。从访问身边亲人,到走出家门记录大爷大妈的闲聊八卦日常,施鑫文月书写着这个城市的温情与乐观、包容与治愈,而与民乐器、方言一同编织的实验旋律、英文唱词,则展现了他从文化混搭中发展出的丰沛音乐想象。 回想起 2021 年,施鑫文月在音综《说唱新世代》上通过一首以四川方言和英文交叉叙事的说唱歌曲《丁丁猫儿》(成都方言“竹蜻蜓”)宣告了他的“巴蜀文艺复兴”音乐计划,即在“新”的音乐形式和“旧”的巴蜀文化之间搭起一座桥梁,让我们看到这位出身文化熔炉成都又远赴美国留学多年的音乐人,在全球化浪潮的大背景下,展现了同时溯源本土文化的创意混搭天赋。“第二章”无疑延续并拓展了施鑫文月的创作思路,用 Hip-Hop 律动混搭方言和英文,描绘锦江边上的本土爱情故事和闲散生活——只要生活的烟火气不息,就永远会有精彩的故事发生,被写进歌里。

出现在以下内容中

选择国家或地区

非洲、中东和印度

亚太地区

欧洲

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地区

美国和加拿大